中医治疗急腹症,首选此方

发布日期:2020-08-29 10:19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中医治疗急腹症,首选此方

    急腹症是以急性腹痛为主要症状的腹腔器官急性疾病的总称,临床以痛、胀、吐、闭、炎为主要特点。治疗急腹症,许多人想到的是挂吊瓶,或者是开刀手术。其实,有一个经方治疗急腹症效果很好。这是哪个方子呢?它为什么能发挥作用呢?临床如何应用呢?让我们去文中找找答案吧。

    一、治疗急腹症以大柴胡汤

    1 急腹症治疗应用大柴胡汤的机理

    急腹症临床以痛、胀、吐、闭、炎为主,急腹症发病大多既有口苦、咽干、目眩、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心烦喜呕、默默不欲饮食的少阳证,又有痞、满、燥、实的阳明证,所以多从少阳阳明合病立论,而代表方剂首选治疗少阳阳明合病的大柴胡汤为主进行治疗,并在此基础上衍化出一系列有效方剂。这就要求和提示我们首先要将大柴胡汤的方证特点及治疗机理真正理解。大柴胡汤系和解少阳的小柴胡汤合通下阳明的小承气汤加减而成。小柴胡汤为治少阳病的主方,小承气汤为治阳明病泻下之剂,二方相合为用,则少阳、阳明二经同治。

    中医治疗急腹症,首选此方

     

    2 大柴胡汤的临床运用

    (1)以往来寒热、便秘腹痛、苔黄脉弦为辨证要点。如连日不大便,加瓜蒌、青皮以清热行气;若发黄者,加茵陈、黄柏以清热除湿退黄;若呕仍不止,加左金丸、生姜、竹茹以清热止呕。热甚便秘烦躁、渴饮、舌红、脉实者,可加芒硝泻实。心胃火盛,神昏谵语者,可加黄连、石膏、栀子清热泻火。胁肋作痛较剧者,可加瓜蒌、青皮、川楝子、延胡索等行气止痛。

    (2)本方也可治疗湿热下利。如果此下利是因肠中积滞,影响肠道传导失常,利用大黄的泻下荡积作用,使积滞去,传导复常,而其利自止。如果此下利虽无积滞而热毒较甚,亦可利用大黄泻下荡热,排除毒素,此即“通因通用”的道理。

    (3)现代临床亦用治急性胃肠炎、痢疾、传染性肝炎、急性胆囊炎、胆石症、急性胰腺炎、腹腔感染等疾病,而有上述见症者。

    二、急腹症不可单以和解攻下法治疗,也要辨证论治

    中医治疗急腹症,临床常以和解少阳法及通腑泻浊法并用治疗,每有收获。但在临证之时,也时常感到对一些病例疗效不佳,如年老体弱者,或慢性病变急性发作者,尤其是过量应用大剂量抗生素及短时间过度使用大剂量苦寒攻下类药物者。疗效不显而反生正气衰脱诸疾。探究其理,原来是心中只见疾病而忘记辨证,总是在不自觉中专以和解少阳法及通腑泻浊法并用治疗急腹症,并认为是前人经验,为临床不二法门。犯了作茧自缚的错误,其失之也泥。也让我们看到了过去所谓传统成熟方法的一些不足。其最关键处即在于,辨证论治永远是每一位中医生临证治疗必须遵循的准则。临证应审因论治,永远遵循辨证论治的原则,在此基础上,辨证辨病相结合,随证治之,可保无虞。并以此辨治观点总结出一整套急腹症治疗思路,临床屡效。经验如下:

    中医治疗急腹症,首选此方

     

    1 急腹症皆可以少阳证为主辨证论治

    一切急腹症临床上均可见有少阳证,如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咽干,目眩等,“但见一症便是,不必悉具”,故均宜用小柴胡汤作基础方治疗。

    2 实则阳明,虚则太阴,中气虚实要参详

    所有急腹症均合并有消化系统症状(即脾、胃、大小肠病),如呕吐、腹痛、腹胀、下利或便秘等,历代医家多从阳明腑实证立论,以承气类治之,而辨证最主要体现之处即在于此。我认为对此一定要遵循实则阳明、虚则太阴之原则。一般来说,急腹症初起,体质尚实者多见少阳阳明合病,宜用小柴胡汤合承气汤类和解攻下;但遇年老体弱或素有慢性脾胃病或过用苦寒攻下之品致虚者,多见太阴虚寒病证,我创“少阳太阴合病”为论治之法,此时予小柴胡汤合理中丸、补中益气汤之类治疗以补虚扶正,温阳健脾。如此方能切中病机,而收良效。

    3 辨病加入对症药物,提高疗效

    又因为急腹症病变的各自不同特点,故在不影响上述整体辨证论治的前提下,再根据各急腹症的不同特点,灵活辨病加减用药。如阑尾炎加蒲公英、双花、桃仁、丹皮等清热解毒化瘀之品;胆道蛔虫症加川椒、细辛、乌梅、黄连等酸辛苦降之品(蛔虫得酸则静,得辛则伏,得苦则下);胆囊炎加蒲公英、茵陈等清热解毒利胆之品;胆石症加郁金、鸡内金、金钱草等利胆排石之品;肾结石症加海金砂、石韦、琥珀、鸡内金等通淋排石消坚之品;肾盂肾炎加萹蓄、瞿麦、车前子等通淋利湿之品等。但是,无论何病何证,辨病加减用药一定不能超过总药量的十之二三,不可在不经意之间喧宾夺主,再犯以辨病取代辨证的大错误。

    4 总结分析,辨别虚实最重要

    急腹症表现为腑气不通、腹胀、便闭、高热等,多为阳明腑实证,但知治病首当分清虚实,虚者当补,实者当消。我综合以下三方面判断虚实:①通过中医主症、舌脉判断虚实。②结合病史判断,病程略长,有过用苦寒攻下剂不效者多为虚。③结合西医检体,若听诊肠鸣音亢进者当辨为实,听诊肠鸣音减弱甚至消失者当辨为虚。这是把西医的诊断手段作为中医辨证的依据,是真正意义的中西医结合。腑气不通之证,肠鸣音亢进者多可通泻,肠鸣音减弱或消失者多宜温补。对虚性急腹症,我采用的治法正是“塞因塞用”,是以补开塞。其虚者乃病后气阴两伤、脾胃虚弱之象,故以健脾益气法治之,使脾气健运,胃肠功能恢复正常,则腹胀自消,大便自通。临床上引起腑气不通的原因很多,但不外乎虚实两端,治疗大法截然不同,临证时要审因论治,知守善变,不可一味攻下通腑,则必犯虚虚之戒。实质上仍是宗于“辨证论治,治病求本”之旨。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