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方:肾气丸不传之秘!

发布日期:2020-05-23 09:41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千古名方:肾气丸不传之秘!

    导读:每一味药材的背后,都饱含医者仁心。每一个方剂,都饱含医者的万般深情。源自《金匮要略》的肾气丸,为补益剂,具有补肾助阳之功效,主治肾阳不足证,几经沧桑,跨越千年,经典永存。肾气丸也是一个异病同治的范例,但很多人对肾气丸的临床运用却有些困惑,今且听刘玉洁教授剖析本方之妙!

    千古名方:肾气丸不传之秘!
     
     
     
     

     

    1

    崔氏八味丸:治脚气上入,少腹不仁。

    ——《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

    罗美《古今名医方论》云:“喻嘉言曰:《金匮》用八味丸治脚气上入,少腹不仁者。脚气即阴气,少腹不仁,即攻心之渐,故用之以驱逐阴邪也。其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则因过劳其肾,阴气逆于少腹,阻遏膀胱之气化,小便不能通利,故用之以收肾气也。其短气有微饮者,饮亦阴类,阻其胸中之阳,自致短气,故用之引饮下出,以安胸中也。消渴病,饮水一斗,小便亦一斗,此肾气不能摄水,小便恣出,源泉有立竭之势,故急用以逆折其水也。夫肾水下趋之消,肾气不上升之渴,非用此以蛰护封藏,蒸动水气,舍此曷从治哉?后人谓八味丸为治消渴之圣药,得其旨矣。”

    刘玉洁主任体会,脚气之病,多由寒湿热毒而致,治疗上多以化湿解毒为宜。但从仲景原文以药测病机,可知本病乃肾阳不足、寒湿内停而致。何以发为脚气病?因肾之脉起于足而上于腹,肾阳虚,气化不利,则水湿内停,湿邪下注则腿足肿大而发为脚气,少腹为肾脉所经之地,水湿内聚,故少腹部拘急不仁。此时治疗,单纯祛湿难以奏效,须以治本为主,助肾阳而化水湿,正气盛,邪气去而诸症自愈。

    千古名方:肾气丸不传之秘!
     
     
     
     

     

    2

    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主之。

    ——《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

    从原文一目了然,此腰痛乃肾虚所致,非外邪所干,腰为肾之外府,肾为作强之官,肾气虚,腰失所养,故而腰痛。肾与膀胱相表里,肾阳不足,不能温养脏腑,膀胱气化不利,则少腹拘急,小便不利。如尤在泾所言:“虚劳之人,损伤少阴肾气,是以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程氏所谓肾间动气已损者是矣。八味肾气丸补阴之虚,可以生气,助阳之弱可以化水,乃补下治下之良剂也。”虚劳腰痛以虚损为主,虚则补之,故用肾气丸温阳补肾。方中桂枝、附子温补肾阳以行水;地黄滋补肾阴以养血;山茱萸、山药补脾益肾,固精秘气;茯苓、泽泻渗湿通利膀胱之气;丹皮行血,疏调经络之滞,以补泻开合肾气。于是肾气运而水行,腰痛腹急因之而解,小便通利而诸症自愈。

    千古名方:肾气丸不传之秘!
     
     
     
     

     

    3

    夫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之,苓桂术甘汤主之;肾气丸亦主之。

    ——— 《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

    短气有微饮,而未谈其他症状,可见并非支饮或悬饮,而属于饮邪较轻者,饮停心下,阻滞心脉则气短而作,即有饮邪,则应以祛邪为主,何用肾气丸主之?饮邪的形成,主要责之于肺、脾、肾。

     

    从原文可知,短气有微饮,可责之于脾或肾,若以脾阳不足,不能温化水湿,而致水饮上犯者,则应以苓桂术甘汤温脾燥湿;若以肾阳不足,不能温化水饮,以致水泛心下者,则应以肾气丸温阳化饮以治其本。尤在泾曰:“气为饮抑则短,欲引其气,必蠲其饮。饮,水类也,治水必自小便去之,苓桂术甘益土气以行水,肾气丸养阳气以化阴,虽所主不同,而利小便则一也。”此证病因乃肾阳不足为本,而水饮泛滥为标,因此,治疗上仍遵循治病求本的原则,用肾气丸温肾助阳,以达益火之源,以消阴翳之功,使肾阳渐足,饮邪得化,水湿之邪从小便而出,则短气之症自除。《金匮要略·消渴小便利淋病脉证并治》云:“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饮一斗,小便一斗,肾气丸主之。”消渴之病,男女皆有,病机繁多,但主要以上、中、下三消为主。上消者乃肺火偏旺,以口渴多饮为主;中消者乃胃火偏旺,以多食善饥为甚;下消者因肾阴不足,虚火内炽为多,以小便量多为主。但肾为水火之脏,内寄真阴真阳,肾阴不足,日久必累及肾阳而出现阴阳两虚之候,以药测证,仲景所言消渴以肾阳虚为主,因房劳伤肾,命门火衰,不能化水。盖人身命门之火,在下蒸水,上腾为气,化而为液,有津液则不渴。若火虚不能化水,则津液小便反多。本病特点,乃肾阳虚衰,不能蒸腾津液以上润、化气以摄水,故而饮水一斗,小便一斗,因此用肾气丸以温阳滋肾,方中生地黄、山药、山茱萸、泽泻益肾滋水;桂枝、附子扶真火,俾命门之火能化水,上升为津液,不致有降无升,以恢复其蒸津化气之功,则消渴自除。

    千古名方:肾气丸不传之秘!
     
     
     
     

     

    4

    妇人病,饮食如故,烦热不得卧而反倚息者,何也,师曰:此名转胞,不得溺也。以胞系了戾,故致此病。但利小便则愈,宜肾气丸主之。

    ——《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

    转胞原因非一,根据古人旨意,有妊娠胎气不举下压其胞者,有忍溺入房致胞系了戾者,当别病因而施治。有脾虚湿盛、肺气壅塞、肾阴不足等,即曰“饮食如故”寓示病不在中焦,主张“宜肾气丸主之”,以药测病机,可知乃有肾阳不足、气化失司,导致膀胱及其脉络等组织回旋曲折,排尿功能异常,故“不得溺也”,水道闭阻,浊阴无从排泄,遂逆而上冲,妨碍肺气肃降,故烦热,倚息,不能平卧。正如尤在泾所言:“饮食如故,病不由中焦也。了戾与潦戾同,胞系了戾而不顺,则胞为之转,胞转则不得溺也,由是下气上逆而倚息,上气不能下通而烦热不得卧。治以肾气者,下焦之气肾主之,肾气得理,庶潦者顺,戾者平,而闭乃通耳。”张仲景所言妇人转胞,乃肾气弱,膀胱气不行所致,治疗当用肾气丸振奋肾气,使气化复常,小便通利则其病自愈。

     

    综上所述,仲景在《金匮要略》一书中,用肾气丸治疗虚劳腰痛、痰饮、消渴、脚气病、妇人转胞五种疾病。这些病症虽然散见于各篇,病种不一,但其病机都属于肾阳虚、气化不利所致,故用温补肾阳之法而治之,充分体现了异病同治之旨。正如徐灵胎《杂病源》中所云:“肾虚不能吸水归元则积饮为患,或泛上焦为涎沫,或停心下为怔忡,或留脐腹为动气筑筑然,均宜益火之源以消阴翳也。”

    由此可见,多种不同的疾病,由于病因病机相同,病位和症状虽异,治法则相同。仲景将肾气丸运用于临床,治疗各种不同的疾病,用肾气丸一方统治而效如桴鼓,其共同目的以温补先天为主,但根据其不同的症状及病位,应用的角度各有侧重。值得我们深思。

    以上所论体现了张仲景在治疗杂病时细审病因,谨守病机,确定病位,把握证候,灵活辨证,将异病同治的思想灵活运用于临床实践,对中医治疗学的发展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