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脱离中医理论,中药就是“草根树皮”

发布日期:2019-06-01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中医中药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瑰宝,但在谈到中医中药时,“废医存药”、“中医将毁于中药”、“中医将毁于传承”……这些话题总会时不时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这些说法有道理吗?中医和中药能否分开?中医中药在哪些方面还需要做得更好?日前,在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的组织下,我国多位知名国医大师、中医中药专家接受了记者采访,就这些广受关注的中医中药热点话题进行“辨证论治”。

    五大“变异”影响中药可持续发展

    在接受采访时,专家并不讳言我国目前中药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国医大师孙光荣教授说,目前中药存在的问题使中医的生存和发展受到很大的制约。他认为,问题的关键是两个字——“变异”,五大变异造成了中药的效果下降,甚至增加了毒副作用,影响了中药的可持续利用:一是种子的“变异”;二是水土的“变异”;三是采集时间和方法的“变异”;四是炮制方法的“变异”;五是储存方法的“变异”。比如,何首乌因为种植土壤的变异和炮制的不规范,导致出现中毒事件。当归的当归头有止血作用,当归身有养血作用,当归尾有破血作用;血虚引起头痛者应该用当归头,身体虚弱者应该用当归身,手脚麻木者应该用当归尾;但是现在把它们全都切成片混合使用,临床效果可能就会适得其反。熟地,原来炮制讲究九蒸九晒,现在一蒸一晒就出来了,效果肯定不一样。

    孙光荣认为,提高中药效果应该在政策上把好几道关:一是加强对中药质量的检测;二是加强对中药生产的监督;三是加强对中药产品的追踪。他认为,只有中药种植和生产规范化、标准化、规模化和产业化,才能保障中药的产品质量和可持续发展。

    北京中医药大学刘景源教授从事多年中医临床工作。他认为,目前我国中药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一是中药种植有“跟风”现象,看到哪个药材涨价就种哪个,使得道地药材难以寻觅,造成质量难以保证;二是很多中药存在农药、重金属残留问题;三是药材市场还有很多假冒伪劣药品;四是我国现在的高等中医药院校还缺少培养种植栽培人员的教育机制。他指出,要大力培养中药人才,包括中药种植人才;对中药市场要严格管理,加强中药材种植的田间管理,规范道地药材的种植。

    “中医将毁于中药”是一种警示和忧虑

    我国著名中药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周超凡教授投身中医中药领域已经60年,见证了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中医中药的快速发展。他说,中医和中药密不可分,必须结合才能发挥它们治病救人的作用。中药需要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使用,研究中药也离不开中医理论,假如没有中医理论,中药就是“草根树皮”,既没有经济价值,也没有药用价值。因此,中医药“废医存药”是不可能的。孙光荣也表示,有人说中医可能毁于中药,这更多的是一种警示和忧虑。中医中药深深扎根于我国人民大众,不可能消失。

    有人说中医将毁于传承,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杨金生认为这种观点也不正确。他说,新中国成立以前,我国中医教育的主流就是师徒传承,没有师徒传承,中医就发展不到今天。有人说,现在的大学培养的都是中医的掘墓人,这样的说法也过于偏执。如果没有院校教育,中医就不会取得今天的发展成绩。目前院校教育是中医教育的主体,而师带徒是中医的特色。对于师带徒,他认为需要有三个基本要求:第一是要有名师,不是什么人都能带徒弟;第二是当徒弟也得有一定的资质和文化程度;第三是要建立考核机制。他希望能够“名师带高徒”,学生要有中级以上职称,对医学有一个逐步了解的过程,这时候学习才能学精、学高。

    作为第五到第九届中国药典委委员、第十届药典委顾问,周超凡参与了多次《中国药典》的编写工作。谈起中医中药取得的进步,他认为,中药的进步还体现在标准的确定上。他说,新中国成立以前中药没有标准,随着《中国药典》对中药的收录,表明中药已经有国家标准,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他说,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医中药治好了无数的病人,但在过去,常常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难以把中医药治好病的机理弄清楚;而现在对中药的研究已经深入到化学成分,了解这些中药化学成分的药理机制,还开发了中药注射剂、颗粒剂等很多创新剂型。另外,以前我国没有中医院校,更没有中药系,而现在不仅在中医药院校有中药系,在其他一些学院,如有些省份的农学院都有中药资源专业。这都是过去难以想象的进步。他认为,虽然中药市场上还有很多不法商人,有造假、制假行为,有农残超标问题,但不应该以此来否定中医药,对中医中药应该要有信心。

    中医药事业发展需要四个“强化”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