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搭建民族医药“大舞台”

发布日期:2020-03-19 03:00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广西壮族自治区的蒋先生因痛风导致脚部关节肿痛难忍,四处求医。一次机缘巧合,他走进刚开诊不久的广西国际壮医医院诊治,“这家医院有我们当地特色,大夫给我开了中药,吃了一个多月,脚就不痛了。”蒋先生说。

      2018年10月23日,广西国际壮医医院正式开诊,这是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座现代化民族医医院。作为自治区成立60周年重大公益性建设项目和民生项目,该院也是几十年来广西民族医药发展的缩影,折射出广西民族医药的变迁,壮瑶民族医药从此有了一展身手的“大舞台”。

    壮瑶医药焕发新活力

      点燃一根经壮药泡制的药线,灼灸患者穴位。在广西国际壮医医院民族医疗诊室,81岁的全国名中医黄瑾明正采用壮医药线点灸疗法为患者治疗。他运用娴熟的这项“绝活”于2011年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除了壮医药线点灸,在广西国际壮医医院门诊四楼的82个民族医疗诊室里,还有着壮医目诊、针挑疗法、药物竹罐疗法等十余种壮医特色疗法及部分瑶医疗法。这些疗法从过去传承至今,从民间“走进”现代化医院,为越来越多的患者服务,在焕发出强大生命力的同时,也体现出更大的价值。

      “由于壮族没有独立的民族文字,过去这些特色疗法一直散落在民间,并没有受到充分重视,情况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转变。这当中,全国名中医黄瑾明、广西中医药大学教授黄汉儒两位专家的贡献起到了重要作用。”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陈赤介绍。

      上世纪80年代,广西壮族自治区全面开展民族医药文献、民间医药技术的挖掘、整理工作。广西国际壮医医院党委副书记罗艺徽介绍,1985年,广西国际壮医医院的前身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成立。同年,黄瑾明创建壮医门诊部,挖掘、推广壮医药线点灸疗法,开创了壮医临床研究的先河,成为“壮医临床第一人”。在黄瑾明挖掘整理壮医特色技术的同时,黄汉儒则致力于研究壮医的理论体系,编著《壮族医学史》《中国壮医学》等著作,填补了中国壮医学的学科空白,成为我国壮医药学科的奠基人和学术带头人。“现在这两位专家依然活跃在临床一线。”罗艺徽说。

      时至今日,广西共完成15部民族医药文献的整理工作和20项壮瑶医药适宜技术的规范化研究,组织编写了包括《壮族医学史》《中国壮医学》在内的壮医药主干教材。

    为民族医药传承注入新鲜血液

      “我之前在床上躺了3个月不能动呐!”在广西国际壮医医院风湿病科病房里,年近80岁的患者徐大娘坐在病床上连声说。徐大娘患有较严重的硬皮病,这是一种以皮肤炎性、变性、增厚和纤维化进而硬化和萎缩为特征的结缔组织疾病,不仅皮肤、滑膜、指(趾)动脉可能出现退行性病变,消化道、肺、心脏和肾等内脏器官也可能会发生病变。

      “我以为我活不成了,可李大夫鼓励我说可以治。”徐女士回忆,在接受了壮医药浴、熏蒸等治疗后,她的病情明显好转。

      徐女士口中的李大夫是广西国际壮医医院风湿病科主任李凤珍,她擅长运用壮医药浴,水蛭疗法等壮医药特色疗法治疗痛风、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疑难病症。

      “像李凤珍这样的医生,我们医院还有很多。”罗艺徽介绍,该院重视壮医药人才培养工作。2018年10月,该院还举行了壮瑶医药传承启动仪式。黄瑾明、黄汉儒等10位老师各招收了2名师承学生。

      “广西在1985年就已经开展了壮医的高等教育工作,进行中国医学史专业壮医方向的人才培养。”广西中医药大学总督学、原副校长罗伟生介绍,“2011年,广西中医药学院(现广西中医药大学)正式开设壮医专业,目前每年招收60人,尽管招生人数有限,但他们就业率很高,壮瑶医药人才现在供不应求。”

      近年来,广西壮族自治区不仅大力支持中医药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开展民族医药教育,规模化地培养壮瑶医药人才,还面向基层医生举办了100多期民族医药培训班和函授班,累计培训学员达8000多人次。

      随着壮医医教研工作不断深入和壮医理论体系日渐成熟,2010年,壮医专业医师资格考试被正式纳入国家医师资格考试范围,成为第5个进入国家医疗卫生体系的少数民族医学。开考至今,已有3000多名考生参加考试,940人取得中医(壮医)执业医师或中医(壮医)执业助理医师资格。

    从服务八桂到走向世界

      “既然冠以‘国际’二字,我们就要走向国际。”广西国际壮医医院院长覃裕旺说。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